和棒球沒什麼關係,沒事請跳過,看戲的也請安靜座好喔,雞排奶茶就自己傳啦~

既然有人在他家裡持續罵我,明明是自己看不懂,卻屢次說我是沒念書的小鬼、講不出道理,原本是不想給他難堪不要一條一條貼出來他到底有多笨(我通常很有愛心會幫人家留面子),既然對方還再槓,槓個沒完,那就來吧

我很懶得再打字,所以針對他邏輯不通的地方討論,紅色是他講的,藍色是之前回應他,但他閱讀障礙又來問我一次的,
原文請看http://czbaseball.pixnet.net/blog/post/27542769

A.
我試問您在求學階段有沒有作弊過呢!?如果有是不是也該永遠離開學校,不該在唸書呢!?

我想您應該知道一個詞彙的意義,就是"比例原則",就算我作弊危害到誰?放水球員影響的層面是多大呢?

B.
格主會覺得的廖敏雄拿了多少錢又出來說嘴!不知道格主可以證明廖敏雄拿了多少錢呢!?他又有出來說了什麼嘴嗎?

我並沒有說"廖敏雄拿來說嘴",我說的是你們這些護航的鄉愿球迷拿來說嘴,講的一付他退役之後多可憐多少懲罰,NO,absolutely NO
他過的一點都不可憐,被責怪是自業自得,況且以大部分退役球員的生計狀況來說,廖敏雄的經濟狀況算是相對不錯的

C.
今天廖教練也不是自己跳出來要擔任學校教練,是陽明高中校長「主動」邀請廖教練擔任該校的教練,這代表至少校長是認同他的能力,不只是陽明高中,大理高中、大魯閣打擊練習場都是主動邀約他擔任教練,我想或許廖教練還有他的價值,所以才會有人願意繼續聘請他
既然您提到曾貴章、涂鴻欽、鄭昌明等人,我倒想問問格主,應該反問這些人吧!為什麼沒有基層球隊願意聘請這些球員擔任教練呢!?當時時報鷹有這麼多球員被判刑,為什麼只有少數的球員會有被聘請的機會呢!?這代表著什麼?他們比較會做人?比較懂得交際應酬嗎!?
文章中您口口聲聲說沒有針對任何人,但就我看來您相當針對著廖教練吧!

無論是誰主動邀誰,或什麼跳出來又跳進去,這些涉賭的人,我認為應該完全逐出球界,就是這樣沒得商量(當然這是我認為,你可以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所以教育部做這樣的規定完全合理,值得商榷的是例如何紀賢,這類司法證實清白的退役球員。

事實上涂鴻欽前幾年也帶過國中球隊,就我看來,各個學校在錄用教練真的和道德標準一點關係都沒有

(以下這段深藍色的文字,是另外一篇愛心文給廖敏雄支持者的一些建議說的)
提及廖先生已經任教、被OOO校長接受、被XXX前輩惋惜,這同樣不具說服力。

涂鴻欽這個壁曲(英文漢字)不也曾經帶過球隊?而這些OOO、XXX真的願意出面公開為廖敏雄背書?如果有足夠分量的人士、以足夠分量的發聲管道(不是私下聊聊隨口講,是例如公開場合或記者會),能夠為廖敏雄的清白背書,就確實是很夠力的點,但很可惜目前還看不到

 

D.
您提到,允許這些人教球,就是打假球可以被原諒,您認為領不到月薪三十萬,回頭來領三萬塊,叫做被原諒嗎?

領不到月薪三十萬,回頭來領三萬塊,這叫做過太爽,優惠,優待。他根本不該再領這些根棒球相關的職業的錢,無論是多少


E.
躲在幕後繼續操控現役球員,我想賺的絕對比這三萬塊還要多吧!但勇於出來面對自己當年的錯,並且將自己能力之內的事情傳給下一代,這樣的人叫做被原諒嗎!?那我覺得您應該仔細的探討還存活在職棒場上卻又在當年曾經犯錯的人才對!

闖紅燈的時候跟警察說:「你怎麼不去取締違規攤販?」這有意義嗎?
無論現在有問題的球員黑道抓不抓的到、抓不抓的完,和廖敏雄罪證確鑿,不該待在球界一點關係都沒有


怕你看不懂,再講一次:無論其他人是黑是白,廖敏雄是被判刑這件事情是確確實實的,別人怎樣好、怎樣壞,都不會改變廖敏雄被判刑的事實,懂嗎?

 

說你邏輯不好,你不會自己檢討還要我再整理一遍,唉

不知道你早生幾年的飯是都吃去哪裡了
順便告訴你,小弟我是真的沒什麼專長,比較會念書一點點而已啦,失禮喔

創作者介紹

crash's cabinet @pixnet

czbase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iroshiJinbo
  • 話說回來, 把職棒球員放水跟學生作弊相提並論, 有些人的腦也真是超越地球人的平均水準.

    拿"學生"跟"從業人員"對比根本不成比例啊, 該拿來相提並論的, 應該是教師竄改學生成績, 或聯合洩漏考題這類的狀況吧. 如果這樣還有人會覺得這些教師"好可憐"或"可以原諒", 那我也沒啥好說的了, 科科.
  • 冰塊
  •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 版主息怒
  • 有看的人應該都很清楚你的論調和邏輯,
    連LALALA大姊,都可以一起來討論了。
    別為了那個人發火。不值得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