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裡,執念野球人化身"永誌不渝味全龍"回應蔡主播部落格文章老球迷(員)在哪裡?
歡迎大家看看囉。
================================================================================

老球迷(員)在哪裡?   by 蔡明里
http://tw.myblog.yahoo.com/baseball-life/article?mid=2054&page=1#2181


中華職棒今年進入第十八個年頭,如果有位球迷在「職棒元年」(1990年),還是由他父親陪同進場的「小六學生」,他現在的年齡已經足以牽著他的小孩,以「三代同堂」的情形下一起去看球,但是這樣的畫面並不多見,也是台灣職棒無法蛻變的根本原因之一。


台灣職棒發展之初,內野看台上的球迷多半以「老球迷」、「上班族」為主,為了吸引年輕球迷或學生族群,聯盟還推出每場一千張外野「學生免費兌換券」,這幾年這項優惠沒取消,但據了解往往沒兌換完,原因是現場球迷的「主力」(尤其內野區),已經變成學生為主、社會人士次之,這與日、美職棒球迷的「多元化」,形成非常反常的現象!


在南部(特別是台南),我經常遇到已經「不進場看球」的老球迷,他們固然是因為幾次「黑金風暴」影響, 對台灣職棒的真實性感到失望所致,但另一個原因,就是這些老球迷所熟悉的老球員或中生代,在這些年裡,往往因球隊「換血」或「世代交替」等原因,「幸運 的」退下來當教練或長期坐冷板凳,有些則被迫改行或轉入基層棒球發展,早已是這些老球迷記憶一部份的老球員一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陌生」的「具潛力新 生代」(球團、教練常用的說法),也難怪看台上的球迷,也每隔一段時間就「世代交替」(其實是「斷層」)。


根據台師大運動休閒管理研究所朱文增教授,針對中華職棒元年到16年統計,歷年來276位本土球員的平均打球壽命只有4.62年(日本職棒平均9.2年),這項統計某種程度解答各球團多年的疑問:為何學生球迷畢業後,再進場看球的機率下降?按理來說,變成社會人士的球迷,其消費能力會增加,買票進場的機會也該增加,但事實並非如此,原因就是:不只他們畢業了!他們喜歡的球員,可能比他們更早就「畢業」了!


回顧過去這十八年,扣除「兩聯盟惡鬥」及「黑金因素」之外,大家熟悉的球星會提前「畢業」或「高升」的,不外是下列原因:


 


一、沒有二軍導致新人無處練兵,只好「後浪推前浪,前浪去流浪」!


二、缺乏栽培專業教練的計劃,於是一遇總教練「為戰績下台」時,教練團的 改組,自然以球隊中的老球員為目標,至於這些老球員是否勝任?或該不該那麼早退役,就不是球團考慮的重點!


三、明星老球員的薪資往往較高,改當教練可以為球團節省不少支出!


四、只要是新任總教練,不管是本土的或洋和尚,都「人之常情」的喜歡「新人新政」,從正面看都說是為了長遠的「改造工程」,但往往「換血換到球迷心淌血」!也讓人感到是為一己之私,來建立「自己的X家軍」!


五、球團不了解老球員的「市場價值」,球隊不了解老球員的「比賽價值」!



根據聯盟的資料顯示,過去十七年總共登錄了544位野手(含洋將),能夠打十年以上(含十年),僅僅只有25人(不到5%),今年還是現役球員的更只剩9人,「榮昇」教練團的現役教練也只有5人,想想,承載過去無數球迷回憶的老球員,平均一隊居然不到兩人(現役野手部份),這難道都歸咎於台灣球員的運動生命太短暫呢?或是「源源不絕」的年輕好手,自動用實力把「老賊」給「逼退」呢?還是歷經十八年的台灣職棒,根本不了解「職業運動」是什麼?


「棒球先生」李居明在球員的時期,可說是人氣十足的「吸票機」,儘管他在職棒的成績並不如業餘階段耀眼 (特別是長打),但他的地位至今仍無人能取代,不過,有多少人會為了「李居明教練」而買票進場呢?前幾年統一獅的「三寶事件」,也是球迷們不願看到「共同 記憶」,輕易揮別球場的「本能反應」!所以看到去年打擊率仍高達0.341,而且隊內人數精簡又傷兵累累的牛隊,竟然把「東哥」黃忠義變成「東總」,顯然是沒有記取過去的種種教訓!


職業運動當是長遠且按部就班的工程,套用球評說過的話:「是球員具備上一軍的能力才讓他上一軍,而不是你希望他、期望他、看好他,所以安排他上一軍」!同理,如果老球星還沒具備當教練的能力,他在休息室裡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影響所及絕不單是球隊,而是整個環境!


老球員與老球迷,都是號稱「百年大計」的職棒,最重要也最值得珍惜的寶貴資產,如果不懂得這道理,台灣職棒的榮景,恐將只存在於老球迷的記憶裡。


老球迷在哪裡?


先告訴我:老球員在哪裡?




永誌不渝味全龍:


明里大哥很詳實地描述了一個問題的現況,


小弟想表示一些角度不太一樣的觀點。


 


我只是一位小老百姓,只不過從1982年韓國漢城世界盃成棒錦標賽起,


一直持續注意國內成棒~職棒的小老百姓,


沒有炫目的抬頭或資歷,也不敢自稱資深球迷。


 


我的觀點:並不認定老球員/老球星,會是吸引年齡較長看球人口的關鍵性因素。


邏輯容後再提,但是我覺得更要緊的事情,


則為:球員的賞味期限顯著被壓縮的問題。


白話文就是:老球員越來越難看見。


針對這個現象,小弟我的觀點吧 市場不夠大,應該是關鍵。


 


球員在體能技術上,受到年齡考驗,要維持高水平的對戰實力,


一定會比以往更辛苦。


然而,為何在職棒發展比較先進的國度,資深球員的存在空間


比在我們台灣要來得大??  市場規模可能是關鍵。


 


如果市場大,營收可期,職棒球團老闆就跟85C咖啡蛋糕的頭家一樣,


要頭家考慮:多聘請幾個薪資碁盤明顯偏高的員工,


只要市場規模夠大,頭家也覺得可以接受。


 


2005年第四季,歐力士水牛隊把讀賣巨人隊戰力外通告的清原和博簽進來,


長打火砲帳面績效、打擊真髓傳承,這兩點也許都是歐力士球團撥的算盤。


但是最實際的,應該是每件5,000多日圓的球迷版清原球衫,


可以幫球團在2006年季初,創造千萬日圓為計的超額營收。


 


資深球員對球團而言,如果能夠在營收與戰力之間,取得正面的平衡,


我個人相信:球團老闆的態度,應當自然不會過度排斥。


 


職業棒球本質上就是『八分商業、一分愛與熱情、一分傳承使命感』的組合。


再回來看我所痴心的台灣國內職棒,現在處境可以說是...


...... 根本搞不定『八分商業』的基本要求。


除了比例偏低的明星選手以外,許多參與者(選手、職員等)處境,


比較像是「吃不飽,稍不順利即餓肚子」的生涯。


 


如要分析這麼惡劣的現況,諸多網友皆已發表...


...... 太多太多強而有力督促球團/聯盟的暮鼓晨鐘。


這邊就不從指責球團這個方向下筆,想聊聊我們台灣球迷的特質。


 


我們台灣看棒球人口,自近年以來(1999~2000年以後)


戰績導向球迷比例顯著偏高。


對照我們社會政經文化上的現象:選舉輸沒幾票就是卒仔、


一張唱片賣差媒體就將歌手唱衰唱酸罵到臭 …… 林林總總,


只要登不上「成者為王」,就只有當「窮寇」的份,任由毒舌譏諷。


這樣的社會價值觀居主流,對於職棒產業的反噬,


即為『戰績流動型球迷比重偏高』。


 


誠泰在職棒16年上半季,郭總泰源賢拜領軍的加持,


本土三本柱巨投生涯高點的引領之下,


眼鏡蛇隊以0.592勝率封王的時候,小弟身邊的人......


...... 都突然冒出一大堆誠泰的球迷。


然後不消一季 ...... 之後,願意為誠泰表態的人口,


立刻就消失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 ......


 


La New劉老闆自職棒十五年自第一金控接手以來,


當時就實行有別某傳統球團的經營作法。


但在十五年勝率四成徘徊時,當年願為熊隊表態的球迷有多少呢??


當年的劉老闆就已經很誠懇,做善事似的在經營熊隊了呀。


 


如果,陳金鋒現在居大聯盟一線,而未回國提攜熊隊登基的話,


此刻在網路世界上,還會有比例如此高的對La New 的支持聲音嗎??


 


回到前面出現過的論述:職棒先頭國家的產業現象


~『八分商業、一分愛與熱情、一分傳承使命感』。


在美國,職棒人稱「National Pastime」。


在美國人的文化深層,這是舉國的消遣(Pastime)


是專業人士展現專業的一場Game


 


Just a Game,享受這場Game過程的價值,遠高過絕對的勝負結果。


 


如果勝負這麼絕對,像是在台灣這麼傾斜地左右看球人口的抉擇,


那麼,芝加哥小熊 波士頓紅襪 堪薩斯皇家的球迷,


在近半個世紀或近20年,經歷這樣漫無天日綿延的低迷,


他們不都全都抑鬱到極點,不然都悶不表態成啞狗去了??


 


日本職棒之中,諸如羅德、火腿、橫濱、廣島,


君們倡言的活潑化經營,也只不過是最近四年內的事情,


封王對這些球團而言,都是十年都不見得會輪到一次的悲願。


然日本文化氣氛之中,還是有浪漫的元素,


奠定出:儘管悲情球團,仍不乏持續的熱情、堅持的愛,狂熱的球迷。


 


回顧我們台灣,在社會文化上面,我們的社會呈現相當不一樣的傾向。


關於文化價值觀,我想強調的是:沒有絕對的優劣好壞,只有抉擇的差別


美國日本的風貌……沒有絕對比較好


只是,我們台灣的環境氣氛,會讓球團經營的相對辛苦而少共鳴。


 


在美國,紐約市郊科尼島上,


紐約大都會的小聯盟球隊 BROOKLYN CYCLONES


主球場KeySpan Park,觀眾時常近乎坐滿。


小聯盟的比賽,在歷練大聯盟新秀臨場經驗的前提下,


輸贏結果的重要性,常常比不上球員狀況調整。


 


對那些進場的看球人口來說,洋基球場 Shea Stadium應該不是遙不可及。


那些進場的人,是腦袋瓜裡面長繭嗎 ??!!


    超越『輸贏結果、球員水平』以外,美國文化的主流價值,


看球人口普遍更能享受球賽的過程。


看到小聯盟球員,近在咫呎的鮮活表現 (大聯盟球場看台座位,相隔很遠的居多)


這就是 Pastime 的內涵。


 


在台灣,我們的抉擇是:基層學生棒球的比賽,


還會出現例子~是:球員家長下注插賭。


( 我真的不知道家長們怎麼有辦法,去找到比例接近的多空兩方?? )


同樣是基層學生棒球比賽,教練在分數緊繃之下,


叫一個投了120多球的小學生,撐到延長賽敗仗完投。


這些是我實際地觀察到:我們在類似主題上 ...... 所作出的抉擇。


 


職業棒球這個產業,


應該是『八分商業、一分愛與熱情、一分傳承使命感』的浪漫組成。


如果有契機有轉機,讓我深愛的台灣,在文化深層上有重新抉擇的機會,


那排在後面一點的『愛與熱情』和『傳承使命感』,


可以期待將會更自然無私地,從短線逐利價值觀的火山灰層封之下,


溫暖地冒出頭來。


排在前面的商業市場機制,也可以期待:將會更有機會走上良性的循環。


 


市場機制活起來,規模成長可期,


新人 / 老將 / 中生代,也才有機會與空間。


讓我們欣賞他們的專業、讓我們為他們鼓勵。


 


當老球員夕陽近黃昏之際,


社會的氣氛,是尊敬這個典範,而非吝於肯定…...卻精於嘲諷。


現在當道的那些又酸又臭,只會夸言嫌棄的毒舌,


期盼就別再被視為正當常態了。


讓對我們台灣職業棒球的熱情更健康,走的更遠更綿延。
創作者介紹

crash's cabinet @pixnet

czbase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